燕绥

欠条条:蔡邱、晓宋的脑洞拓展运动_(:3 」∠ )_
拈花醉月笑忘书,不见枯灯守夜人。
我心匪石,不可转也。
愿此心长在,不负旧光景。

  也曾年少轻狂
  追寻梦的模样
  星光漏过指缝
  风中衣角飞扬
                     也曾无措迷茫
                     不知前路何方
                     岔道人来人往
                     夜里酒暖灯凉
                                        也曾跌跌撞撞
                                        荆棘缠绕花香
                                        转身扛上行囊
                                        不过未到南墙


emmmm……第一次写这样的,甚至觉得有些傻气,发出尴尬的哈哈声_(:3 」∠ )_。

【钗素】眠

        写得特别糟糕,总能让我想起高中语文老师布置写作文的痛苦日子。实在是词穷,画风怪异,自己都快看不下去2333,大概本来就不适合写东西。一到春天就犯困,然后就有了这个梗。然而作为一只耿直的单身狗,实在是甜不起来╥﹏╥。


        前些时日素还真奔走斡旋于各个势力之间,好不容易待事情都告一段落,向来祸不单行的苦境迎来了难得的几日平静。

     “春光懒困倚微风。”

        时值四月,春意正浓,暖风微醺有几分醉人。玉波池内的小舟上立着一道清逸的人影,修长的手指握着苍青色的竹蒿,正悠悠地拨动着池水。

        满池莲花似通晓人意,竞相开放。一时间,莲香清圣充盈鼻尖,萦绕心头,涤去了江湖是非纷扰,颇有宁心静神之效。

        一旁的精致的铜雕小炉上滚着茶水,内中溢出淡淡的茶香。素还真轻轻放下手中的竹蒿,坐于案前,任由小舟随波而动。安适的生活总是让人不由得陷于其中,心神稍松,先前奔波的疲惫感便一阵阵袭来。素还真伏在小案上,双眼轻阖。只是武林事瞬息万变,眼下虽看似平静,但暗处蛰伏的势力蠢蠢欲动,若无法防患未然,又恐多生祸端……

        朦胧中有一股温暖的气息靠近,沉静有力,让人心安,是他。

        待叶小钗寻到人时,那人看起来已睡熟 。玉波池内流动着一层薄薄的雾气,似是欲遮掩主人身形,反而添了几分神秘。

        武者的视线并不受白雾所扰,素还真此刻安静地伏在案上小眠,柔和的日光洒落在他身上,晕出一圈浅金色的光泽。浓密的睫毛在脸颊上投下两道阴影,随着清浅的呼吸声微微颤动。好似是感受到视线落在自己身上,素还真轻轻蹭了蹭衣袖,便将脸往臂弯埋,藏起了嘴角扬起的一点弧度。

        有时候一眼,便是一生。

        叶小钗没有再靠近,只是退在几步外的柳树下守着。风拂柳动,偶有几声清丽的鸟鸣自山中传来。他不习惯去追忆。因为经历了太多,明白失去的遗憾和悔恨,更懂得拥有的弥足珍贵。眼前的人为他沉沦于世,他们之间早已密不可分。

        突然,远处熟悉的叫喊声响起,只见叶小钗身形一晃,一把捂住了来人的嘴,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吓得不明所以的屈世途差点要以为自己又被不知从哪冒出来反派劫持了,他看着眼前的叶小钗诚恳的点头示意:“唔……唔。”

        叶小钗松开手,转过身在地上写字。

        终于能喘上气的屈杯杯,擦了一把被惊出的冷汗,小声嘀咕:“原来是睡着了啊。”又叹了口气,“他真不容易。唉,你也是。”叶小钗默默摇头。

     “不如在山门外添个阵法再插个木牌——‘今日闭门谢客’……”接收到叶小钗不认同的目光,屈世途连忙改口,“咳咳……知道啦,知道啦,刚才说笑的。我去看着小鬼头和小狐免得他们出来打扰。素还真就交你了。”叶小钗点点头,转身回到柳树下,目光落在不远处的人身上。

        至少此刻,岁月静好。
    


        前段时间才入的钗素坑,看起来已经爬不出去了,就想留个纪念。之后就要处于忙碌状态,希望以后能有时间学学剪辑,画画之类的。想法真是美好,呃……大概就是“想得美”吧,想次各种粮,太太们加油啊 ≧▽≦。















最近狂补素素的剪辑,真是越看越不能自拔≧ω≦

【藏唐】不想取题目

前几年的文,嗯,当时玩的唐门,沉迷藏唐不可自拔。便签上存了不少藏唐梗,但是人懒词穷文笔差,一直没填过坑。
错字什么的,都是老毛病。
咸鱼瘫ing

         藏剑,冬。

        素白轻软的雪花簌簌地落着,庄子里外皆是一派热闹景象。年幼的小弟子们得了闲又没有人管束着,便结着伴儿在山庄耍闹开来,清脆的欢笑声更为大年添了几分喜气。

     “阿虞,我好想你……”站在窗前的叶衍之喃喃道,他生得极好,乌黑的发丝十分乖顺的垂着,像一匹精致的黑色锦缎光滑柔顺,只是在发尾稍稍束了束整个人便柔和了些,往日上挑的凤眼此时也半阖着,少了平日里的凌厉。眉尖微蹙,薄唇抿成一线,倒是显出了几分委屈。

        躲在暗处的唐门看到这般情景,不由得暗自吐槽,不愧是江湖人口中“人傻钱多”的藏剑。唐门不禁扶额,默默摇头感慨自己为何会栽在这只蠢叽手中。看够了戏,唐无虞便解了浮光掠影,显出身形来。“啧啧,叶大少爷这副小媳妇儿模样,可真是新鲜。”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

        那人如往日一般一身蓝衣,懒洋洋的倚靠在书案上,一搭一搭的把玩着笔洗上的毛笔。“我进了屋子你都不曾察觉,你在想些什么?”

        叶衍之转过身怔怔得看着眼前的人,和记忆中的一般无二。原以为再难相见,现在却是触手可及,恍如身在梦中。

       他不可置信的唤出来人的名字:“唐无虞。”

       唐门眨了眨眼睛:“嗯。”

     “唐无虞。”

     “我在。”

     “阿虞。”

     “是是是,叶大少……”语未毕,叶衍之已经冲上前去抱住了唐无虞,却没控制好力道撞上了书案,纸笔散了一地,砚台里的墨汁也漾了出来。“阿虞,你来了…真好,真好。”他把下巴搁在唐无虞的肩窝,轻嗅着从这个温暖的躯体散发的令人安心的味道。

    “你个傻子,撞疼了吧。”唐无虞又气又无奈,连忙替他揉开伤处。“有你在就不疼,阿虞,我要奖励。”真是个幼稚鬼,唐无虞不得不调笑起他来,“真糟糕,我竟忘了带糖葫芦。”
   
       节操尽碎的叶少爷满心欢喜的抱着大宝贝,闷闷的笑起来“阿虞,你就是我的糖葫芦。”

——————我是幼稚的分割线——————



        窗外,三只小叽仔歪歪扭扭的惦着脚正努力趴上窗口。

        小萝莉:“你们小点声儿,我在看无虞哥哥,真好看。”捂脸。

        小正太1号:“是那个蓝衣服的唐门哥哥嘛。他对我笑了哎。”

        小正太2号:“噫,你们两个蠢花痴(๑• . •๑)小师叔终于嫁出去了,大家再也不用担心偷懒被罚啦。

      “好看么?”一个懒洋洋声音响起。

      “好看”,“好看。”孩子们叽叽喳喳的回答。

      “需要我替你们准备板凳瓜子吗?《弟子规》一百遍。”

      “嗷嗷嗷嗷,小师叔不要啊。”

      “小师叔,我们只是路过这里,真的(>﹏<)”

      “嗯,我相信你们。相信你们肯定不会让我失望,不如再加一百遍的《千字文》。”无情声音再次响起。

       窗外三张可怜巴巴的小脸齐刷刷看向唐无虞。

       唐无虞顿时就笑了起来“衍之,你的师侄们真可爱。”走到窗前伸手揉了揉几颗不安分的小脑袋,然后用手指了指叶衍之“他就交给我了,天气冷你们也赶紧回屋,别冻着。”

     “我们什么都没看见,对吧,衍之。”

     “哼。”

     “今天可是大年夜,一起守岁吧。”

     “哼。”

     “我托人将滚滚捎来给你”

     “哼。”

     “我喜欢你。”

     “(๑• . •๑)!”我听到了啥?!

     “叶衍之我喜欢你。”

     “瓜货你撒手,勒到我了。唔……唔唔……”

       满窗风光,一室旖旎。这个冬日似乎不是那么寒冷了呢。

“只要我喜欢,什么都可以。”当时看的时候就被洗脑了,蜜汁有毒。素素肖起来就卖萌,好犯规啊【痴汉脸】。

【酆温】之前脑洞的后续

不写完有点难受,强迫症嗷嗷嗷嗷。
OOC加糟糕的文笔
OOC加糟糕的文笔
OOC加糟糕的文笔

  他看着自己微颤的指尖触碰到温皇已经透湿的衣服。衣服上的血迹已经被雨水冲刷成了淡粉色,浅浅的印在上面。

  酆都月小心翼翼地替温皇脱下衣服,动作虔诚的像是信徒。指尖擦过他冰凉的皮肤,酆都月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眼底仿佛有什么在涌动,挣扎着叫嚣着妄图挣脱出来。他只是闭上眼,睫毛落下一小片阴影。

  这样的过程短暂却有那样漫长而煎熬。酆都月用一块干燥的布将温皇包裹起来,轻柔地为他擦干身体。因为没有也不可能有合适的衣服,酆都月只好拿出自己的给温皇换上。已经变成小孩子模样的温皇陷在宽大的衣服里显得有几分脆弱,但是酆都月知道,这只是看起来罢了。

  然后他小心地将温皇的头挪到自己腿上,静静地为他擦干头发。天色一点点暗下来,酆都月点上烛灯。安静地在桌旁坐下,影子在明灭的烛光里摇晃。

  细雨连绵了好几日,终于放晴了。晨曦透过窗子,散落在酆都月身上。他扶着头晃了晃,缓缓睁开了眼。

  他的目光落在床上。温皇的情况已经差不多稳定下来了。昨夜突如其来的一场高烧,把他吓得够呛。毕竟他完全不知道该拿幼年模样的温皇怎么办。好在忙到最后烧终于退下去了,酆都月很艰难的松了口气。

  他至今还有点不敢相信,一切发生的那么突然又像是掬起一捧水漾在手心的月亮显得那样不真实。手臂上的青色的掐痕不停的提醒他这是真的。温皇的嘴唇看起来有点干,微微泛着白色。酆都月觉得有些不满,他蹙了蹙眉。端着茶杯,俯身过去,用手指沾了点茶水,浅浅的描摹着直到嘴唇透出粉色。

  等酆都月发现自己在做什么的时候,他蓦地睁大了眼睛,愣愣地看着还残留着柔软触感的手指。一口吞下了杯中带着些许苦涩的茶水,仓皇逃离出去。

  所以他并没有看到温皇慢悠悠地靠着床坐了起来。他摩挲着自己的嘴唇,眼底一片晦暗。然后他垂下了眼睫,嘴角勾起一点点弧度。

  等到酆都月端着药和早点进屋的时候,他看上去已经和平常没什么区别了。温皇睨了他一眼,漫不经心的摆了摆袖子。“酆都月,这是什么?”

  “是早点,楼主。”酆都月平淡的回应他。

  温皇轻轻的笑了一声,他们都知道这并不是。

  “奇怪吗?”温皇问。

  “不需要。”

  “那就留下来吃早点。”

  “嗯。”酆都月轻轻应了一声。

  “不过,凤蝶看到应该会很惊喜吧。你说呢,酆都月。”他的语调有些上扬,听起来透着一种愉悦的味道。

  “……”

好了,结束啦。

然后大概解释一下脑洞。
关于“这是什么。”其实是指衣服,然后嘟嘟月淡定的说是早点。
温皇和嘟嘟月的对话,大概就是关于温皇各种作然后搞成这样子的事,然后嘟嘟月说他并不需要知道。
然后我觉得凤蝶看到会惊吓而不是惊喜。一是因为变小了,二还是因为衣服,是嘟嘟月的嘛。

还有几个迷。
1.关于温皇什么时候醒的。
2.温皇究竟干了什么。
3.凤蝶在哪里。
4.酆都月为什么没趁机恁死他。
上述问题答案均为:我不知道。
写“恁死”的时候蜜汁小激动,真开心。

如果有错字,忽略它。

因为都是脑洞,属性都是脑补,OOC是必然的,文本身就是BUG。

【酆温】有点奇怪的脑洞

OOC是肯定的,写得很糟糕也是肯定的。
简单说明一下
就是
温皇变小了
嗯,他自己作妖作的
只是个自娱自乐小段子而已

  还珠楼已经失去神蛊温皇的行踪三天了,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打算什么时候回来。作为一个合格甚至可以说是优秀的家里蹲,这真是太不寻常了。或许他只是一时兴起,却出乎意料的被什么给绊住了。虽然出现这种情况的概率很低,不过目前看来的确如此。

  滚烫的茶水已经变得冰凉,酆都月安静地坐在窗前,目光透过窗子落在对面的小院里。衣袖下的手指紧攥,由于太过用力,指尖看起来有些发白。忽然,他好像又想到了什么,认命般地闭上了眼睛,发出了一声轻不可闻的叹息。

  这几日阴雨连绵,雨水顺着瓦片的纹路流淌下来,空气也潮湿得很,风携着水汽拂过酆都月的脸,扬起的发丝在空气里散开。酆都月蓦地睁开了眼睛——有点不对劲,此刻的空气里混着一丝血腥味。

  酆都月在树下发现的神蛊温皇,准确的说应该是幼年版的温皇。被雨水打湿的头发紧紧的贴着他的脸颊,脸是惨白的。原本合身的衣服现在却把他整个人松松的裹在里面,露出的一截苍白手臂上布满了细小的伤口,有的还在往外渗血。

  神蛊温皇知道来的人是酆都月,他在酆都月试图靠近他的时候,睁开了眼睛。依旧是那种懒懒的气死人的语调,出口却是孩童稚嫩的声音,或许是情况不太好,还带着微微沙哑。
他说“酆都月。”
他似乎是笑了一下,又好像什么也没有。靠着树昏睡过去。

  酆都月脱下外衣盖在温皇身上,看着自己有些发颤双手小心翼翼的把温皇抱起来,轻轻在他耳边说“楼主啊。”



PS:其实后面本来还有几部分,但是觉得越来越崩。暂且就先这样吧。
我只是大概知道楼主啊,嘟嘟月啊这些。但是具体的一些情况,都不明嚼栗,一脸懵逼那种。求放假啊,给我点时间看剧啊,嘤嘤嘤。

【任/温】脑洞怎么可能有题目

自带乱七八糟设定,属性均出现偏差。
小学僧文笔,很捉急的那种。

神蛊温皇是心理医生。

PART.1
温皇陷入了沉睡。
他站在自家地下室的入口。嗒,灯是坏的。温皇笑了一声,从旁边柜子里取出了蜡烛和火柴盒。
温皇举着蜡烛往下走,皮鞋踩在木质地板上发出有节奏的声响。台阶比自己想象的更长,两侧的墙壁开始扭曲,挤出一张张诡异的面孔,他们企图挣脱墙的束缚。微弱的烛光在黑暗中摇晃,映出温皇微微勾起的嘴角。
当他踏上台阶的尽头时,四周开始迅速崩毁。温皇转头看了一眼,然后抬脚走向虚无。

PART.2
他在黑暗中下落,手中的蜡烛已经燃尽。所以也就没有睁开眼睛的必要了。
“……4425,4426,4427……4500”
下落速度开始减慢,几分钟后温皇触到地面。有光透过眼睑落到视网膜上,他缓缓睁开眼睛看到一扇门,地下室的门,钥匙插在锁孔里。
这是个很明显的暗示:打开或者锁上。
温皇顺时针旋转钥匙。
嗒,门开了。
门后面是断崖。
断崖上站着一个男人,一个有着白色头发的男人。
温皇懒懒的倚在门上,取下上衣口袋里的钢笔把玩起来。

PART.3
任飘渺一直生活在断崖上,自他有意识以来。
现在这里多了一个人的气息。任飘渺摩挲着手中的匕首。
然后,他们动了。
任飘渺侧身躲过攻击,匕首划出。温皇往后一仰,出手抓住任飘渺的手腕折下。任飘渺松开匕首顺势转身,换手接住对着温皇的脖子刺去。温皇侧头避让,锋利的匕首擦过他的脸。任飘渺觉得自己脸上有什么东西正滑落下来,瞬间的迟疑,温皇的笔尖已经扎向他的动脉。
尖锐的笔尖戳破脆弱的皮肤,血顺着身体的纹理流下来,在白色的衣服上绽开。
温皇笑着移开了钢笔,按了按有点刺痛的脖子。果然如此啊。
他看着任飘渺问:你想要钥匙吗?

End

结束啦,OOC啦,就是一个脑洞然后变成这个啦,我没看过金光但是很喜欢温皇。
嗯,特别喜欢。

补充几点解释:
1.温皇是心理医生,所以墙上的人脸……呃,就是这个样子了。
2.地下室,诶?!大概是曾经发生过什么吧。
3.文中出现的数字,嗯,温皇在数心跳。可以估计时间。
4.钥匙,开始温皇是主人格,钥匙在温皇手上,所以温皇能杀死任飘渺。之后设定有钥匙的就是主人格。
没有了,继续沉迷于温皇(๑¯ํ ³ ¯ํ๑)。

【双秀】一个脑洞

  纯属脑洞,我想静静了(°ー°〃)。

   某一天地裂了,从里头窜出了一座奇妙山。将道真村一分为二。

 
  北村倦土豪晚年得子,一家老小宝贝的不得了。起了个很豪气的名字——倦收天。又不放心,遂请来了村里最贵的算命先生。算命先生边掐变算嘴里边还不停念念叨叨,搞得倦土豪一家子云里雾里。不过打那天后,倦收天就多了一个叫北芳秀的小名。

  再说说山的南边。

  南村有一原姓的人家,是当地的大户。原地主有个儿子,名唤原无乡。据说因为原地主当年被窜出的山震到了南村,多年相伴的大牛、二狗都给震没了。原地主一直耿耿于怀,也就给儿子起来这么个古怪的名字。
不过原无乡在和其他孩子耍的时候,多了个原霸天的外号。地主家的霸道总裁:嗯?!!

   又过了很多年,小芳已经长成了北村一枝花。这时候的小芳有了看曙光的爱好。然奇妙山顶的曙光最美,所以小芳每日天未亮就提着盒饭上山。倦土豪看了心疼的不得了,承包了北山顶,还让人在山顶修了屋舍,虽心有不舍,但还是决定让小芳住在山顶——真·曙光女神·高岭金花·倦收天。

   而南村的原无乡,最近痴迷于做烧饼。原地主表示很欣慰。儿砸终于长大了,知道学好厨艺的重要性了。其实原无乡只是一时兴起,想试试做出不同的烧饼。他想如果在馅儿里添点其他的食材或许味道会更好。然后原无乡抱着小竹筐蹭蹭蹭的上山找材料了。

 
  大概是心情不错,原无乡爬到了山顶。登顶的那一刻,有道光闪得他捂住了眼睛。过了一会,原无乡从指缝里偷瞄,只能看到一个金色的背影。于是他试着上前打招呼。

  这厢看曙光的倦收天,皱了皱眉,回过身来。

“有事?”

  原无乡被他突然的转身惊的摔了手里的小竹筐。他盯着倦收天脑子一片空白,手却伸进小包取出小叠烧饼。他感觉自己嘴巴不受控制,蹦出了一句“吃烧饼吗?”

  倦收天看了看人,又看了烧饼。良久才说了一声。

“好。”

#烧饼奇缘#

#论点亮厨艺的重要性#

纯属瞎写,入霹雳不久。最近忙,没什么时间补剧。大概会ooc和错字吧。

因为小芳,我竟然爱上了金色Σ( ° △ °|||)︴。

『此生无你,岁月何欢』

晃眼酒肆记曾经

时年流转音息同

若得来日相许诺

且寄清风一段情

那年十八少年笑

白衣沽酒竹寺边

蹉跎错

消磨过

最是光阴化浮沫

百代繁华一朝都

谁非过客

千秋明月吹角寒

花是主人

江山图一快

人不见血

刀不收锋

【霹雳布袋戏】
小狐狸拉我入的坑,白衣沽酒绮罗生٩(* ˙ ˘ ˙ *)۶✲
狗狗,小狐狸,剑宿,甚至是病态的小暴雨,嗯,都是很有意思的角色啦。
插旗,我要学剪辑,给霹雳卖一份安利。
又有点想写文,唉,或许有点麻烦。粉的西皮太多,写不过来(打住,你就是懒!)。大概,或许,可能会写吧。今天刚结束刀剑春秋,缎爹,佛剑QAQ。还有被剧透了将会领便当的超轶主,先嘤为敬。太伤我心了,唉。